關閉
宋振騏:實踐求真知 奮斗不止息
發表時間:2019-07-14來源:光明日報

  “有個同學叫小王,你看他個子挺大臉發胖,實際上神經衰弱身骨虛,大風一吹就晃蕩……”84歲的中國科學院院士、山東科技大學教授宋振騏給記者流暢地背誦起大學時跟同學編演的快板劇《不做啃書匠》時,得意處起身邊演邊唱,顧盼間恍若青春回轉。

  實踐求真知,不做“啃書匠”!少年時立下的一句誓言,成為宋振騏一生科研教學工作的遵循。如今,耄耋之年的他仍然上礦山、下煤井,奮斗在生產科研一線。

  作為我國實用礦山壓力理論學派的帶頭人,宋振騏創造性地建立了“以巖層運動為中心”的預測預報和控制為一體的理論體系,為把采場礦山壓力研究從定性推向定量,實現煤礦決策信息化、智能化作出重要貢獻。1991年,宋振騏當選為中國煤炭領域的第一位院士。

  人窮志不短,為國家需要而讀書

  1935年,宋振騏出生在湖北漢陽兵工廠的一個普通工人家庭。全面抗戰爆發后,兵工廠先后遷往湘西、重慶,幼小的宋振騏跟隨父母經歷了顛沛流離的逃亡生涯。

  纏足的母親一邊給人做保姆,一邊挑著擔子上街賣米粉,補貼家用。宋振騏回憶,自己從記事起就開始為生計奔波:撿煤球、拾柴火,下河塘摸魚抓蟹,去食堂打掃殘羹剩飯。艱苦的生活磨礪了他堅忍頑強的性格,也鍛煉了才干。“做什么事情都要動腦筋。”宋振騏對記者說。

  1953年,宋振騏高中畢業,正是第一個五年計劃的開局之年,國家工業化建設蓬勃展開。

  “沒有煤就沒有鋼!”“為光榮的煤炭事業奮斗!”懷揣著在祖國建設事業中大顯身手的壯志豪情,宋振騏報考了北京礦業學院采煤專業。當時我國煤炭開采方式落后,大部分都是手鎬刨煤,條件非常艱苦,真正喜歡這個專業的人很少。而宋振騏卻認為越是落后,就越需要有人為之努力;越是艱苦,就越需要有人奉獻犧牲。通過井下實習和勞動,宋振騏與工人兄弟們結下了深厚情誼,立下了為艱苦光榮的煤炭事業奮斗終身的志愿。

  在學校里,宋振騏還是文體活動和社會工作的積極分子,曾擔任院民樂隊長、系籃球隊隊長。大三時宋振騏和同學一起創作編演了快板劇《不做啃書匠》,在北京各個學校巡演,還受到了周恩來總理的接見。

  大學畢業后,宋振騏因為成績優異留校任教。但他沒有安于做象牙塔里的教書匠,而是定期帶學生下礦井勞動實踐。

  “1958年全國煤礦推廣水力采煤新技術,我和同學們參與了第一個水采礦井的設計和試生產,并親自開了生產第一槍。”宋振騏回憶說,當時經驗不足,巨大的水煤流一下子把人沖出幾十米遠;為防止管道堵塞,宋振騏帶頭跳進煤漿里用身體攪動……

  與礦壓抗爭,為了礦工的生命安全

  由于技術落后,長期以來煤礦頂板垮塌事故高發,嚴重威脅著礦工的生命安全。宋振騏目睹過一個礦工在頂板冒落中喪生:碎石里殷紅的血跡、妻兒撕心裂肺的哭聲、工人們焦灼渴盼的目光,讓身為煤炭科技工作者的宋振騏倍感責任重大。

  一定要找到頂板運動顯現、控制的方法,使礦工兄弟們徹底擺脫頂板事故的威脅。宋振騏自20世紀60年代開始在重點煤礦進行實測研究,探索礦壓之謎。

  “在中國第一個現代化礦井開灤范各莊礦,我們通過10個鉆孔長達4年的觀測,取得了10萬多個巖層運動數據,并據此分析研究采場上覆巖層運動和礦山壓力顯現規律,這在世界采礦史上也是首次。”宋振騏說。

  1976年,兗州南屯煤礦投產后多次發生工作面垮塌,宋振騏馬上帶領學生趕赴事故現場。

  “冒著危險下到了礦井,親耳聽到了頂板來壓時刻那驚雷般的巨響。”宋振騏回憶說,經過近百個日日夜夜的奮戰,搶到了30多萬個頂板活動數據,終于摸清了開采頂板運動規律,找到了控制辦法,從此排除了相應的頂板事故。

  20世紀70年代末,我國礦壓儀器生產還是一片空白。宋振騏動員了一大批機電、計算機等專業的老師和研究生,組成聯合課題組,日夜奮戰,研制了壓力合、巖層動態儀、遙測儀等一系列儀器設備,為礦山壓力數據采集和巖層運動測報奠定了基礎。

  在礦井采場這個“天然實驗室”里,宋振騏摸爬滾打了幾十年。通過長期煤礦生產的實踐和大量礦山事故案例的分析,宋振騏發現了隨著煤礦采場不斷推進,煤層地質條件、上覆巖層運動和礦山壓力不斷變化的工程特點,從而提出了以研究巖層運動為中心的實用礦山壓力控制理論,并通過使用“動態儀”等檢測手段,實現了巖層運動和礦山壓力顯現預測、預報和控制效果判斷,在指導我國煤礦生產和重大事故災害控制方面取得了國際領先的成就。

  據介紹,隨著壓力控制理論的廣泛應用,我國百萬噸煤死亡率目前不到0.1人。

  與時間賽跑,要干到智能煤井誕生

  1976年山東礦業學院礦壓研究室建立時只有兩三個人,宋振騏三顧茅廬請來了鄧鐵六、林紫陽等中青年專家,組成了專業互補、特色鮮明的礦壓科研團隊。

  為了推動團隊發展,宋振騏在學術上傾囊相授。他有教無類,所教弟子不限于山東科技大學,在他培養的學生中人才輩出。宋振騏經常鼓勵他的助手和學生要敢于超越導師,他說:“礦壓理論的進一步完善和發展,要靠年輕有為的后來人。”

  現在,作為山東科技大學礦山災害預防控制國家重點實驗室的帶頭人,宋振騏除了帶博士生,相當多的時間在全國各地奔波。

  “我現在做的主要是推廣無煤柱開采技術。”宋振騏介紹,“過去煤炭開采要開巷道、留隔斷煤柱;現在,斷頂留巷、柔性擋簾隔絕老塘的無煤柱開采技術已經成熟,可以極大提高回采率,減少巷道維護費用。”

  “未來十年,要大力發展智能礦井,通過全面使用智能裝備,實現環境信息和工況信息的遠程遙測遙控。到那時候,井下工人將越來越少,工作環境也越來越好。”

  “你們是不是覺得我已經太老了?”宋振騏忽然反問記者,隨后爽朗地大笑:“我才不要退休。工作讓我年輕,讓我活力充沛。只要中國煤炭事業需要我一天,我就會奮斗一天,永不止息。”

  離不開工作,但并非不懂生活。84歲的宋振騏工作之余除了運動健身之外,還酷愛民樂,尤其喜歡拉二胡。每年的春節聯歡會,曾經的校園民樂隊長都要演奏一曲。“文化藝術很重要,沒有文化滋養的民族是走不遠的。”宋振騏強調說。

  莫道桑榆晚,為霞尚滿天。宋振騏說他還要繼續干下去,直到實現自己的兩個目標:“我要干到智能煤井誕生,要干到我的重孫子出生。然后,我就可以退休啦!”(記者 劉艷杰 朱楠)

責任編輯:賈 玉韜
【糾錯】
  1. 字號加大
  2. 字號減小
  3. 打印
色色成人网